1980年的一天,群众来信向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反映党中央主席华国锋的3件事:


一是华国锋去江苏视察,外出沿途搞戒严,影响交通;


二是中央党校的教授写信告发,有人把华国锋在中央党校作报告坐的椅子送到博物馆;


三是山西群众写信反映,山西地方政府给华国锋交城的老家修故居,建纪念馆。


这3件事反映到中纪委常务书记黄克诚那里,他认为这是搞新的个人崇拜,指示工作人员,先给华国锋写信说明群众反映的这3件事,并准备分赴三地调查。黄克诚知道华国锋是一位可以沟通、听得进不同意见的领导人。再说,十一届三中全会已有“少宣传个人”的决定。查这3件事,华国锋会理解的。这一想法很快得到印证。


调查组尚未出发,华国锋就给中纪委回了信,说这3件事都有,并作了处理。第一件事,他给江苏省委打电话,批评他们这样做不对,今后不准这么做;第二件事,他给中央党校打招呼,让他们把椅子撤掉了;第三件事,他给山西省委书记王谦说了,交城没有他的房子了,修的是他哥哥的房子,请马上停工。华国锋的态度,让黄克诚非常赞赏。他指示:调查组可以不去了,但要把华国锋的信登在《党风党纪》刊物上;并建议中央发一封信,告诫全党要防止新的个人迷信。黄克诚的意见得到中央高度重视。


1980年7月30日,中共中央发出《关于坚持“少宣传个人”的几个问题的指示》,规定:“从现在起,除非中央有专门决定,一律不得新建关于老一代革命家个人的纪念堂、纪念馆、纪念亭、纪念碑等建筑”、“现尚在世的中央领导同志的故乡、母校和曾经活动的场所,一律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纪念布置”等。1980年10月20日,中央书记处会议决定,今后二三十年一律不挂现领导人的像,以利于肃清个人崇拜的影响。同月23日,中共中央又下发《转发华国锋同志的信的通知》,指出,今后在公共场所不得再悬挂华国锋的像和题词。